缅甸和平之路有多远?

缅甸新闻 皇家国际小编 浏览

小编:新的一年,战乱仍在继续,然而缅甸高层的手段仍然乏善可陈,但作为一个国家的大管家,如何恰当地表达和平的诚意,是摆在缅甸高层面前的问题。如果缅甸高层真心诚意想通过谈判

期望和平的老人——彭家声
自2009年88事件以来,果敢地区的很多老百姓已经习惯了一种钟摆式的生活,一旦发生战事,就要举家迁徙,大部分人会选择临近的中国云南,因为很多人在镇康县有亲戚,朋友,可以暂时投亲靠友,少部分人会选择前往缅甸内地,躲避战火。
 
2017年3月6日,果敢同盟军对缅军和白所成部多个据点展开攻击,直到目前,战斗仍在继续,面对具有武装优势的缅军和白家部队,能够进行主动攻击是需要勇气的,虽然背靠着山水相依的母国,但果敢同盟军在强大的缅军面前,毕竟是少数,一旦缅军反扑,同盟军将受到巨大的压力。
 
然而,这支武装没有选择放弃或龟缩于山林打游击,而是敢于硬碰硬,实在是华人世界当中少有的能征善战的部队。这种出击,不仅仅是证明自身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代表果敢人的一种态度,即“家园丢了,怎么丢的,怎么要回来”。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果敢族能在缅北立足400余年,靠的就是百折不挠的韧劲和顽强的斗志。
 
而果敢同盟军的例子,正是目前缅北战局的一个缩影。德昂军、克钦军都在与缅军战斗,面对缅军的优势兵力和优势火力,这些少数民族武装,并没有退缩,反而越战越勇,要与缅军血战到底。
 
如果可以通过武力以外的其他方式获得和平,那么缅北各家组织都不会放弃任何和谈的机会,然而缅军高层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即有目的性的选择谈判对手,一方面在谈判桌上分化瓦解缅北各家组织,甚至离间他们之间并不牢靠的关系;另一方面在军事方面持续施加压力,试图达到消灭一到两家武装的目的,进而威胁尚存和平的地区,如佤邦和四特。
 
和平,这个词语在当今时代已经不再抽象,并且在亚太地区已经成为看得见的事实,然而在缅北地区,仍然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缅甸持续70年的纷争,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军方已经没有任何耐心,能够使用的方式越来越少,加之近年以来购入先进武器,统一缅甸、建立单一制民族国家的企图越来越明显。这一点,相信果敢同盟军、克钦军、佤邦、德昂军和四特都一清二楚。
 
然而,缅北的各家组织毕竟处于缅甸联邦的架构之内,每一次缅甸军方或是政府方面发出和平呼声,这些少数民族组织均会给予积极的回应,只是出于种种顾虑,往往会有一些建议和要求,需要缅甸政府研究和采纳。但缅甸政府历来不重视缅北少数民族的诉求,且为形形色色的谈判预设门槛,逼着少数民族让步、妥协,这是缅甸高层缺乏诚意的表现。
 
缅甸军方的手法已经相当“娴熟”,即通过民盟政府在前台打着和平的旗号与缅北少数民族谈判,自己退居幕后,如果民盟政府哪怕稍微做些让步,军方都会出面干预和制止。在缅北问题上,民盟政府成了尴尬的配角,纵使民盟政府领导人真心想要通过让步换取和平,骄横的缅军高层也不会答应,甚至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废掉民盟政府。
 
所以,一旦缅北各家武装稍有异议,缅军就会采取武力施压的方法。但是,果敢同盟军等军队并不是纸糊的鱼腩部队,使得缅军的军事手段很难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很多时候,民族武装的战士背后就是界桩,只要打个滚,就能进入安全地带,然而面前的土地才是他们世代生存繁衍的家园,华夏守土有责的观念,应当已经印刻在全体官兵的脑海当中。
 
他们可能当中大部分只有小学和初中文化,但他们如同其他华夏子孙一样,在民族危亡到来之际,能够爆发出果敢族最强大的怒吼,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顽强地守卫着民族的最后家园。中华民族占世界人口的22%,是世界民族当中名副其实的“超级大族”,这些华夏的血脉遍布世界,用华夏民族特有的谦卑心态,努力地生存和发展。
 
缅北的各家武装,自上世纪50-60年代就已经存在,经历了多年的战乱,在缅共解体以后与缅甸联邦政府相继签订和平协议,逐步走上和平发展的道路,缅北面貌焕然一新。正当大家以为这种和平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2009年的果敢88事件把缅北的阵线撕开一条口子,也给整个华人世界敲响了警钟。
 
自那以来,缅北战乱一直起伏不定,而缅军无法消灭各家武装,却消耗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这些资源原本可以用来发展经济和教育等其他事业,却被缅军用来内战,是不是明智之举。战争是烧钱的机器,当年两伊战争让两国多少财富灰飞烟灭,多少年轻人血染沙场。
 
果敢族在缅甸联邦的“大家庭”当中,是名副其实的少数民族,但果敢人在参与国家事务方面,却一直走在前面,上世纪40年代末,杨氏土司就已经派人参加了彬龙协议的签署、缅甸宪法的制定以及缅甸国会的运作,可以说果敢人一直是比较支持缅甸联邦的统一和领土完整。
 
但是,缅甸政府一直将果敢人视为客居民族,没有给予果敢人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使得果敢族和缅族之间的不平等持续加剧,这种民族权利上的不平等,迫使果敢等少数民族时刻保持警惕,对缅族政府各项政策持保留态度,甚至保留一定数量的军队。
 
在亚太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军队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最基本柱石,但在缅甸这个国家,军队在大部分时间与国内少数民族作战,今天进攻克钦军、明天又进犯德昂军,已经成了缅族谋求建立单一制国家的工具,早把国父昂山实现联邦共和的理想抛进了萨尔温江。一个名列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缅甸,却把大量的财富耗费在南征北战当中,形成了越战越穷,越穷越战的负面循环。
 
佤邦等其他民族政权,很显然是看清了缅甸高层的真实用意,所以这次邦康峰会形成的会议精神非常务实,即让缅方和各个少数民族谈判不再走过场,而是真正地在谈判桌上收到实效,改变以前“稍微接触,谈不拢就打”的局面,建立共同谈判团队和策略,统一对外与缅方进行协商。
 
如果缅甸高层想通过谈判的方式,各个击破、分化和瓦解缅北少数民族,无论各方提出怎样的谈判方式,不管是一对一,还是多对一的形式,缅甸高层都会拒绝;如果缅甸高层是为和平考虑,为少数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着想,就不可能忽视邦康峰会的和平倡议。
 
缅北少数民族组成联合代表团,由佤邦牵头同缅方进行谈判,无非是想更明确、更清晰地向缅方表达和阐述相关诉求和建议,是避免双方误判,轻易走向战场的有效手段。缅方应当看到第三次邦康峰会的和平诚意,不能用固有的眼光和思维模式看待少数民族的诉求。
 
治理一个多民族国家的艰难,缅甸高层身上的担子很重,但缅甸高层应当在谈判方式上多一些耐心和诚意,不能轻易地给少数民族扣帽子,下定义。缅甸国家在向前发展,缅北少数民族组织也在进行总结和反思,如何避免之前谈判的无序和轻易破裂等问题,是各家组织最终成立谈判委员会的原因之一。
 
能在谈判桌上解决的问题,要坚决在谈判桌上解决,由佤邦牵头组织,统一与缅方进行接触,无疑提高了双方博弈的层次,缅方不再可以轻易主导谈判的走向,而是需要拿出诚意,甚至做出让步才能让双方握手言和。
 
新的一年,战乱仍在继续,然而缅甸高层的手段仍然乏善可陈,但作为一个国家的大管家,如何恰当地表达和平的诚意,是摆在缅甸高层面前的问题。如果缅甸高层真心诚意想通过谈判的方式实现和平,各方一定不会产生误判,一定会有积极的回应。

当前网址:http://www.gaoqing123.com//tutorials/84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