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生存的民武将在7月份与缅军开始谈判

缅甸新闻 皇家国际小编 浏览

小编:皇家国际报道:克耶民族进步党将在今年7月份与缅军、缅政府召开会议,讨论克耶民族进步党如何参与缅甸和平进程。克耶民族进步党下辖克耶民族解放军,主要活动区域为克耶邦,是

克耶民族进步党
皇家国际报道:克耶民族进步党将在今年7月份与缅军、缅政府召开会议,讨论克耶民族进步党如何参与缅甸和平进程。克耶民族进步党下辖克耶民族解放军,主要活动区域为克耶邦,是尚未签署NCA的主要民武之一。
 
克耶民族进步党中央委员库尼贺表示,克耶军方面将与缅甸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和缅甸军方代表见面。原本双方是要在六月中旬见面,但发生了延迟,是因为安排方面的冲突,所以推迟到了7月,但具体时间待定。与其他民武不同的是,克耶军建议会议在内比都召开,因为缅政府的决策者都在内比都,包括军方的雅皮埃中将也会出席。
 
库尼贺表示,克耶军方面将与缅甸政府和缅甸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讨论地区发展问题,也包括教育和医疗方面,还将与缅军讨论军事议题。他表示,还将就省邦级和联邦级停火协议进行磋商。3月21日,缅甸民族和平与和解中心与缅北7家民武在内比都举行会谈,克耶军作为第8支民武参加了会谈。
 
5月6日,钦佐欧退役中将率领的缅甸和平中心代表团与库欧瑞的克耶军代表团在克耶邦垒固法莫斯酒店见面,克耶邦首席部长埃蓬硕也参加了会议,在此次会议上,克耶邦政府和克耶军同意进行定期会晤。
 
在缅甸全部的21支主要民武当中,克耶军是一支较为特殊的民武,拥有兵力大概7000人,曾经分别于2015年5月和2015年11月两次参加佤邦倡议召开的邦康峰会,但最终没有加入佤邦牵头成立的缅甸联邦政治谈判协商委员会。
 
克耶军所在的UNFC组织,克钦军、果敢同盟军、德昂军、北掸邦军也曾经是该委员会的成员,但2017年退出,加入了佤邦倡议成立的缅甸联邦政治谈判协商委员会。克耶军在UNFC当中的两个合作伙伴,新孟邦党和拉祜民主联盟已经在2018年2月签订NCA,UNFC目则名存实亡。
 
虽然克耶军一直在与缅甸政府接触当中谈及《全国全面停火协议》NCA,但一直没有签署,所以也无法正式参与克伦军和南掸军牵头和平进程领导小组,成为了形单影只的一支缅东南民武。
 
资料显示,2017年12月,3名克耶民族解放军士兵和1名克耶当地平民遭到杀害,嫌疑指向驻扎在克耶邦首府垒固的缅军士兵,但缅军调查一直没有结果,该地区也经常有防区方面的冲突,以及军队部署方面的矛盾。
 
2018年4月至10月,克耶进步党和克耶邦政府曾经举行过6次月度会议,但因为缅军在克耶邦增加了兵力,谈判就中断了。2018年10月20日上午,缅军与克耶军在克耶邦帕桑镇发生冲突,事后双方互相指责对方。2018年末、2019年初,有消息称缅军在克耶邦建立了4个新的军事营地,一度引起民众担心当地局势不稳。
 
缅甸与泰国之间拥有较为漫长的边界线,总长达1800公里左右,由北至南分布着数支重要武装力量,包括佤邦南部地区佤联军171军区5个旅兵力,拥有1万兵力的南掸军、拥有7000兵力的克耶军和拥有1万兵力的克伦军,其中佤联军控制着约500公里的泰缅边界线缅方一侧,而南掸军和克伦军也有面积不小的防区。
 
克耶军兵力没有过万,但数年来仍然能在泰缅边境的夹缝当中生存,说明该民武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近年来,为了将克耶军纳入NCA和平框架,缅军和缅政府频频与之接触,但克耶军始终未能签署NCA。
 
克伦军和南掸军主导的和平进程领导小组也尝试与克耶军沟通,甚至专门在泰国清迈与之召开会议,但实际效果不佳。虽然克耶军甚至最初一度参与了NCA的起草过程,但克耶军一直拒绝签署NCA。
 
2017年5月,克耶军决定不参加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2018年6月,在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召开前夕,克耶军再次表示,无法签订《全国全面停火协议》NCA。虽然克耶军的地缘位置来讲,加入NCA签字组织似乎是较优选项,能够与克伦军、南掸军等民武抱团取暖。
 
时过境迁,自2018年10月以来,南掸军和克伦军先后表示中止参加NCA正式和平会议,至今尚未恢复,这两支缅东南较大民武的态度,也让NCA和平架构陷入了暂时僵局。南掸军确实改善了与北掸军之间的关系,自5月11日双方发表联合停火声明以来,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发生交火,实属不易。
 
NCA和平架构执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让持观望态度的克耶军举棋不定。由于距离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召开已经近一年的时间,根据惯例,缅政府有可能组织召开第四届21世纪彬龙会议,那么克耶军方面参加与否,也将成为判断其下一步如何参与和平进程的指标性动向。

当前网址:http://www.gaoqing123.com//tutorials/875.html

 
你可能喜欢的: